冰心温融情如水(八)_新利18娱乐网_18新利在线娱乐手机版_www.18luck.com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利18娱乐网 > 新利18娱乐网 > 正文

  冰心温融情如水(八)

  八 欢乐短暂总有逝 弃理从文遇债冤

  自打温秋寒当面言谢林飞扬之后,她心中为林飞扬特意设防的那堵墙一下子被掀塌了,整个心一下豁亮了许多,眼前的风景也不再像以前那么阴沉而缺乏生机。她喜欢上了天上飘动云,树上的婆娑的叶,空中飞过的鸟,就连黑夜里在她耳边 嗡嗡 乱叫的蚊虫,她也感觉到是那样的可爱。

  生活原来是这样的美好,这是她以前从来都没有感受过的!

  事实证明,敞开心扉接纳一个人的存在往往要远比紧闭心门漠视一个人的存在享福快乐的多。

  每个星期天,张菲菲都会风雨无阻地来找她。林飞扬不回家的时候,张菲菲也会叫上林飞扬。 秋寒虽然不在抗拒林飞扬,但她从来也不会主动去找他。他们有时会在操场的槐树下坐着吹吹风说一些过往的趣事,有时也会沿着那一条又一条的街道闲逛,看琳琅满目的百货和来来往往穿梭的行人。他们一起聆听过微风的细语,一起感受过夕阳的绚丽,一起赞叹过星河的璀璨。那段日子或许会成为秋寒一生中最美的回忆。还有李海翔和张凤,她俩也会拉着秋寒一块去买东西。李海翔大咧咧,幽默可笑,张凤热情开朗,直言不讳,跟他们在一起,秋寒多多少少也受到了一些 近朱者赤 的感染。人不是常说: 表由心生 。因为心里装满了灿烂的阳光,所以她脸上的冰霜也被融化成春水明媚的荡漾, 她变的爱笑了。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

  转眼高二就快结束, 对于学文科还是学理科。他们三个人早就有了明确的打算。他们三个曾经在一起也不算发誓地说过,他们三个要在一起读完这三年高中,最后留一张三人在一起全班毕业照。他们全都报了理科。

  一天,秋寒的堂哥给秋寒来送生活费,他告诉秋寒她妈的病看起来似乎越发的严重了。

  这个消息一下子又把秋寒推进了深深地冰窟。她感觉自己与张凤李海翔的友情固然重要,但自己身负全家人的希望更为重大。尽管她和他们在一起确实很快乐很开心,但她不想整日被他们拉着闲逛而耽搁了自己的学业,所以她后来依然放弃了她占有优势的理科而改报了文科。

  听说秋寒改了文科,张凤和李海翔感到非常的吃惊。他俩把秋寒拉到操场询问原因,开始秋寒一句话也不说,等他俩逼问的急了,她就只一句话: 我现在喜欢上文科。

  李海翔劝她: 秋寒,人家要学文科的娃自高二就开始复习初中的历史地理,你到现在改过去你跟的上么?

  秋寒说: 我可以加把劲的。

  张凤说: 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就和别人相差了一年。一年!一年你知道是什么概念么?

  秋寒说: 我知道。

  李海翔说: 文科靠的是日积月累的记忆,你知道你这一年和别人落下的距离究竟有多远?

  秋寒说: 我知道。不管文科还是理科,我都不认为是靠死记硬背的。

  张凤气呼呼地说: 我看你这是脑子进水了。

  秋寒不说话。

  李海翔看秋寒心意已决,便转而劝起了张凤: 算啦。她要报就让她报吧。反正那是她自己的事。

  林飞扬听李海翔说秋寒改报了文科,也觉得非常的意外。不过他没有像张凤和李海翔反应那么激烈,他只是让李海翔代他把秋寒叫到了他们的教室后边。

  他笑着问: 秋寒,我听海翔说你报了文科。

  秋寒说: 嗯。

  他笑: 那你有什么想法?

  秋寒对他微微一笑: 没啥想法。

  他笑着说: 如果你是真喜欢文科,我也不说什么。但如果是其他的想法,那我劝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这可是一辈子的大事,你千万可不能只凭一时的冲动。

  秋寒说: 我知道。

  林飞扬笑着说: 你知道就好。

  秋寒对她一笑: 没别的事我就回教室了。

  林飞扬笑着说: 没啦。

  秋寒觉得还是林飞扬理解他。

  转身欲走,她突然转过身扑闪着她大大的眼睛,对林飞扬笑着说: 飞扬,谢谢你!

  林飞扬笑: 这有啥好谢的。咱俩谁跟谁呢,又不是外人。

  他俩不是外人!

  林飞扬的话让秋寒一怔。那么林飞扬究竟是把她当做他的亲妹妹还是他妈的干女儿或者还是张凤所说的那样对自己有那种 意思 呢?秋寒觉得自己有点越来越喜欢猜测自己在林飞扬心中到底扮演者什么样的角色。她还喜欢林飞扬那温言柔声浸人心脾的语调。

  后来张菲菲也来劝过秋寒。不过秋寒是个性格倔强喜欢孤注一掷的人,所以她一但决定了的事那是八头牛也拉不回的。

  一个暑假过后,当秋寒走进校门,林飞扬依旧笑嘻嘻地站在校门内的那棵树下等她。

  秋寒笑着同他打招呼: 飞扬,你来的真早。

  林飞扬笑: 我在这等你。

  秋寒问: 等我有啥事?

  林飞扬笑: 我看你带的学费够不够?若是不够,我这里有呢。

  说完他就去自己的衣兜掏钱。

  秋寒赶忙说: 不要!不要!我这里有呢。

  林飞扬问: 你真有啊?

  秋寒说: 真的。我不骗你。

  说着她从自己的书包里掏出了自己的学费。

  林飞扬看她真有,也就没有硬给。也许他是不想再像上次那样给自己弄个满地捡钱的难堪吧。

  改了文科的秋寒被分到了五班,从此她开始了她弃理从文的新生涯。

  她将自己的铺盖搬到了五班的宿舍。五班的学生是一二班学文的学生和五班学文的学生合并的。尽管也有她们原来二班的同学,可他们对她这个不善于交际的女生来说也还是陌生的。她的座位被老师安排到了中间的第二排,她的同桌是一个叫蒋雪梅的女孩。不过她和蒋雪梅的同桌关系很快就结束了。

  一个星期以后的摸底考试,惊得秋寒浑身冷汗。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她的成绩居然一下子跌落到了全班的前二十名。尤其是地理和历史,这两科她才得了三四十分。那天晚自习她被新的班主任叫去谈了话。

  班主任问她: 温秋寒,你的成绩不是一直都很稳定么,怎么这次下滑的这样厉害?

  秋寒有些慌乱地说: 我 我不知道。

  秋寒不是不知道,而是她不知道怎么说。

  几千年的科举制应试使得我们中国的教学永远都停留在只追求升学率上。那时的中考不考历史和地理,所以它们就被美其名曰地冠以 副科 的称谓。所谓的副科那当然就是不受重视的学科。既然不受重视,那么许多初中对它们也是形同虚设,有的学校还做做样子把它们排上了课程表,而有的学校干脆就直接把它们弃之不理。到了高考又实行了分文理课,一些普通高中从高一、高二就分了科。而秋寒他们学校因为是重点高中,所以才在高三分科。即便学校没有分科,可学生们一进入高二便自动分了科,打算学理的就不在学习历史和地理,打算学文的也就放弃了化学和物理。可秋寒一直是打算学理的,所以她也曾像其他学生一样偏了理科。本来她是打算暑假在家自学的,但因为妈妈病重,她不得不整日帮着家人在田里忙碌,因此原来的计划也就被打乱了。

  班主任看着秋寒一副慌乱样子,就说: 你其他科的成绩都还不错,以后你只要在地理和历史上多下功夫,那肯定没问题。

  秋寒应道: 嗯。

  班主任说: 你去吧。

  走出班主任的房间,学校的路灯把漆黑的校园照亮,地面洒下了昏黄的光晕。秋寒迈着机械的步子走向教室,一阵冷风向她袭来,让她不由浑身瑟瑟发抖

  自己的文科底子竟然这么差,这是她做梦也没有想到的!她不知道自己弃理从文的选择是否正确,可是既然自己选择了,那她就必须咬着呀昂头去面对。

  她知道自己必须拿出 头悬梁锥刺股 的劲头,否则她这三年的时间都将付水东流。

  从那以后,她起早贪黑埋头书海。不要说吃饭她是一边啃着馒头一边看书,晚上下了晚自习她也常常躲在无人的路灯下苦背,早晨她还是第一个起床去晨读,就连走路也会想着一些容易混淆什么条约或者冷暖寒流。

  秋寒不是一个只知道死记硬背的人,她喜欢闭着眼睛靠想象在自己脑海里形成一幅清晰的图景,然后一点一点,让心跟着去感受,将自己融入其中。对于一些实在需要死记硬背的东西她就想法设法把它们编成顺口溜或者只记重点的词句,然后再根据脑海中想像的特景去填充

  为了把落下一年的课程补上去,她不再应张菲菲之邀和林飞扬三人一块闲逛,也不再陪张凤和李海翔一起去买东西。功夫不负努力人,三周之后,她的第二次考试成绩一下子就跃入了全班的前十名,还得到了班主任的提名表扬。

  可是命运要和一个人开玩笑,你躲都躲不过。

  一天吃过早饭,秋寒在校外的小树林去预习历史。当她赶着时间匆匆忙忙跑进教室上课时,她竟然一下子被吓得冰容失色!她的同桌不仅由女变男而且还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人, 曾经偷她书撕她作业本给她桌兜里倒墨水的程顺利!

  程顺利从外向看并不惹人讨厌,他的个子瘦高,皮肤不是很黑也不是很白,那长而不失分寸的脸棱角分明,一双如星光闪烁的眼睛带着微微的笑意望着温秋寒。尽管他没有用恶狠狠的眼光瞪着温秋寒,但他的出现还是让温秋寒感到 冤有头债有主 的因果报复终于来临了。

  上课铃已经响过了,他们的英语老师已经到了教室门口,容不得秋寒多想和弄清怎么回事,她只好坐到了座位上。这一节课秋寒上的很不安心,尽管程顺利坐在那也是规规矩矩,对她并没有丝毫的影响,可她那由于受惊而出窍的心却一只无法归位。因为她已经感觉到了自己从此将永无宁日了。

  这里先说说程顺利在秋寒心中的形象吧。

  程顺利是在高一开始的半学期转入他们班的。经历过学海生涯的人都知道,在一个班级最有名的学生莫过于两类,一类是学习成绩特别优异的,另一类就是成绩特别差的。从普通高中转进来的程顺利当然属于后者,他的成绩不仅不好而且是特别特别的不好。尽管他的大名在全班那也是一鸣惊人的响当当,但从不与人有过多交往的温秋寒对他还是充耳不闻过目而忘。后来,不知是什么原因让他狂追起了冷冰冰的温秋寒。秋寒的同桌不住宿,每天一下晚自习就回了家。加上那几天张凤又天天和李海翔一块出去。程顺利便乘机坐到了秋寒的身边,对她纠缠不休。

  他笑嘻嘻地问: 哎!温秋寒,你的名字谁给你起的?

  秋寒看也不看他一眼。

  他又笑着说: 是琼瑶给你起的吧。

  秋寒还是不理他。

  他见秋寒不理他,又笑着说: 我现在看上你了,咱俩谈对象你莫看咋个样?

  他一边说一边去拉秋寒的作业本。

  一向沉默寡言的秋寒看也不看他,冷冷地甩给他一句: 滚!滚一边去!

  然后她拿起书就回了宿舍。

  可是自此以后,程顺利每天都要来纠缠秋寒。弄得秋寒一下晚自习就不敢在教室呆,她只好早早回了宿舍。

  秋寒不是怕他,而是她不愿惹把事情弄大让全班人对自己指指点点。因为秋寒的躲避忍让,程顺利便束手无策。

  过了几天这事突然就风平浪静。秋寒还以为是自己的冷淡让程顺利知难而退了。

  再后来,她的书就常常无缘无故地丢失,她的作业本也常常被人撕烂,她的课桌兜里还常常被人倒上一些墨水

  秋寒一直以为是李海翔干的。因为那时李海翔和张凤刚刚有了进展,她却劝张凤 回头是岸 。她想可能是李海翔嫌她坏张凤和他的 好事 ,而故意搞的恶作剧逼张凤就范。尤其是当她看了李海翔给她的贺卡,她似乎更确信了这一点。李海翔凭什么要感谢她?那还不是因为不愿看她被人无辜欺负的张凤舍身护友甘愿坠入了他李海翔故意设下的这张 声东击西 的情网。可当张凤告诉她了真想之后,她对程顺利使用这些下三滥的卑鄙手段更是嗤之以鼻。

  再后来她从宿舍女生们的闲谝中得知程顺利还追过他们班的其他三个女生,只有其中一个似乎还和他谈了一段时间,但最后还是不欢而散。

  在她改报文科之时,她怎么就没有想到程顺利也会报文科呢!

  这可真是冤家路窄!以前在二班,还有张凤和李海翔护着自己,可现在到了五班,沉默寡言的她孤独无助,程顺利又怎能不向她报被李海翔狠揍的那一顿之仇呢。

  上一篇:六月末的青春 下一篇:亲情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新利18娱乐网_18新利在线娱乐手机版_www.18luck.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