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利18娱乐网 > 新利18娱乐网 > 正文

  冰心温融情如水【三】

  三 护友甘愿坠情网 校门相迎遭猜想

  自打张凤认准了温秋寒这个朋友,那她对她可真是掏心掏肺。

  张凤并非温秋寒所料想的那样,只是一个富家女孩,她还是一个官宦家的千金 她的父母在外县的县委工作。良好的家境让她平日大手大脚惯了,但她一点也不嫌弃秋寒的贫穷。她和她同吃同睡同进同出。看到秋寒洗衣服时没衣服换,她就把自己的衣服全都抱了出来,让秋寒随便挑。张凤还是学校体育队的队员,或许是平时训练养成的习惯,她不管是说还是做都是从不拖泥带水的干净利落。

  因为父母平日太忙,张凤星期天也不回家,这让两个远离亲人的孤独女孩彼此间靠的更近,她两整日形影不离,那是比亲姐妹还要亲的感情。也许就因为她俩不是亲姐妹却胜似亲姐妹的这种关系,张凤才甘愿为了秋寒上刀山下火海。

  第一学期快要过半的一个星期天,两个人去教室写字。可当她们走到教室门口时,突然听到几个没有回家的男生在教室闲谝: 你们说,咱们几个谁有本事能把张凤追到手?

   我! 其中一个男生大声说。

   那好。我们就看你的了。 其他的人笑。

  秋寒和张凤以为他们是在开玩笑,所以也就没在意。两个人还是像往常一样坐到了座位上写字。

  一个男生走过来反坐到张凤前面的座位上,顺手抽走了张凤手下的作业本。然后笑嘻嘻说: 张凤,咱俩谝谝怎么样?

  张凤看了他一眼: 我没时间。

  那个男生依旧笑嘻嘻地说: 今天又不上课,你咋能没时间呢。

  其他男生中的一个笑: 李海翔,碰钉子了吧。

  张凤前面的那个男生笑: 刚开始这咋能算是碰钉子呢。

  他又笑着对张凤说: 你看你不给我面子,让他们都笑话我呢。

  张凤说: 这是你自找的。

  秋寒见他们两个人就这样僵持着张凤也写不成作业,于是就拉了张凤一把: 走。咱俩回宿舍吧。

  谁知那几个男生 呼啦 一下却把教室门堵住了。

  张凤可不是没见过世面的温秋寒,她看到这阵势反倒笑了: 李海翔,就算你要和我交朋用的着这样么?

  李海翔笑: 不这样我咋能和你说成话。

  张凤笑: 想和我说,那咱俩去操场,别影响秋寒写作业。

  李海翔说: 行。

  张凤说: 还有,给你这帮弟兄说清,咱俩出去后,让他们都离秋寒远远地。

  李海翔说: 行! 然后回过头对那几个站在门口的男生说, 没事你们都到外面找乐子去。别影响人家女生在这做作业。

  其他的男生一哄而笑都出去了。

  张凤对秋寒说: 你写你的作业。我去去就来。

  说完她就朝教室外走去,李海翔跟在她的身后也出去了。

  结果一直到吃饭时也没见张凤回来。

  上晚自习前张凤才匆匆忙忙地跑回来。

  下了晚自习,张凤像往常一样拿着书坐到秋寒的旁边。谁知李海翔又来坐到她的前面,搅的她写不成作业。张凤就又和他到外面去了。

  晚上睡觉时,秋寒问张凤: 你真打算和李海翔

  张凤说: 不。我就是看他不停地纠缠我搅得你也写不成作业,所以就和他去了外面闲逛了。

  原来张凤都是替自己考虑,秋寒除了感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自此以后,每天晚上都是这样。

  元旦那天吃早饭时,张凤突然笑嘻嘻递给秋寒一张明信片: 给你的。

  秋寒因为意外有些吃惊地问: 谁给我的?

  张凤笑: 李海翔。

  秋寒问: 他给我这个干什么?

  张凤笑: 你看看不就知道了。

  秋寒把明信片反过来一看,上面写着: 非常感谢张凤的好朋友好姐妹温秋寒。祝你元旦快乐。 署名李海翔。

  秋寒莫名其妙地问: 我又没为他做什么,他干嘛要感谢我?

  张凤笑: 你看看这个。

  她说着又递给秋寒一张明信片。

  秋寒接过来一看上面写着: 祝张凤同学元旦快乐!万事如意! 署名李海翔。

  秋寒不解地说: 这有啥呀。不就是普通的祝福话么。

  张凤说: 你反过来看看正面。

  秋寒反过正面。那是一幅红梅图。秋寒说: 不就几朵红梅花嘛。这有啥稀奇的。

  张凤说: 哎呀!你好好地细心地看看那梅花。

  秋寒这才细心地逐一去看,只见那每一朵红梅上都用红笔写着一个字,连在一起就是: 张凤,我爱你!

  秋寒吃惊地盯着张凤: 张凤,你 你

  张凤笑: 我给他说了。只要不影响你学习,我就和他谈。

  秋寒说: 你居然是为了我?

  张凤说: 是。你还记得有人偷你的书,给你的桌兜里倒墨水,撕你的作业本么?

  秋寒说: 难道这都是李海翔干的?

  张凤说: 不是。

  秋寒问: 那是谁?

  张凤说: 程顺利。她纠缠了你几次,你不理他,她就用这些损招。

  秋寒说: 可他后来不是主动放手了么。

  张凤说: 是。那是因为我对李海翔说,只要他能不让程顺利骚扰你。我就和他谈。后来李海翔就暗地里打了他一顿

  原来是这么回事。

  秋寒问: 张凤,那你真的决定要和李海翔谈了么?

  张凤点点头: 嗯。我发现李海翔这个人真的不错,他不仅说话算话而且做事也特别仗义,和我也很对脾气。

  望着心意已决的张凤,秋寒不知道该说什么,她觉得都是自己无形中把张凤逼到了这条路上。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高一这一年很快就过去了。

  一个暑假之后, 转眼又到了开学时。

  开学那天,当当被假期烈日晒黑了皮肤的秋寒风尘仆仆地从外地赶来,一脚跨进学校大门,她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大门里路边树下的林飞扬,他正伸着脖子焦急地朝大门外望呢呢。

  看到林飞扬,秋寒一下子愣住了。一个暑假,她整日跟着家人日出而做日落而息在田里忙活,居然把她要在学校门口迎接林飞扬的诺言给忘到了脑后。

  林飞扬一看到秋寒,立即就笑嘻嘻地朝她跑过来,他一边跑一边喊: 秋寒,我终于考到你们学校了!

  林飞扬的主动更让秋寒不知所措,她结结巴巴地说: 飞扬,我 我 我来迟了。

  林飞扬笑: 没事!你不迎接我。我来迎接你嘛。

  秋寒问: 那你把名报了吗?

  林飞扬笑嘻嘻地说: 报了。我舅带我来报的。他的一个同学是学校的主任。

   哦。 秋寒应了一声,说: 你有熟人,那就好。先不用你摸不着地方的乱跑。

  林飞扬笑: 就是。我舅把钱给了那个主任,他出去转了一圈就把名给我报了。

  秋寒看了看笑嘻嘻林飞扬,很不好意思地说: 那 那我去报名了。

  秋寒转身就走。

   你等一下。

  身后却传来林飞扬的声音。

  不知何事的秋寒回过头满脸疑惑地朝林飞杨望去。却见他偏低着头伸手朝裤兜里掏。

  他掏出一沓十元的钱向秋寒向秋寒走来,然后把钱递过来。他笑着说: 秋寒,这是我放假在山上给人粉石头挣的。给你缴学费。

  林飞扬出其不意的举动把毫无心理防备的秋寒吓的连连后退,她带着惊恐连连摇头: 我不要!我咋能要你的钱呢。

  林飞扬笑: 这是我自己挣的。我知道你家没钱。你就拿着吧。

  林飞扬见秋寒不接,他又向前跨出一步打算硬往秋寒的手里塞。

  正在这时,恰巧张凤来了。她看到秋寒和一个男生站在那,就大喊: 秋寒,你名报了没?

  秋寒听到张凤的喊声,就像遇到了救星一样。 她扭头对张凤大喊: 没有。你等我一下,咱俩一起去。

  秋寒就是害怕林飞扬把钱硬塞给她,所以她才对张凤大喊。她就是想让林飞扬知道有人在看他俩,让他注意影响。

  林飞扬见秋寒大声对她的同学说话,果然一愣。

  秋寒赶忙对林飞扬说: 我同学叫我呢。那我去报名了。

  说完,她逃也似的猛一转身朝张凤跑去。可没想到把林飞扬手里的钱给撞飞在地。林飞扬怔怔地望着秋寒远去的背影,然后圪蹴下一张一张把散落在地上的钱捡了起来

  张凤边走便问秋寒: 秋寒,刚才那位是谁?他不会是你的男朋友吧?

  秋寒说: 少胡说。他是我初中的一个同学。

  张凤笑着说: 你还哄我。平常就见你的信一星期一封,我就有些怀疑。你说要不是男朋友谁能这么频繁地给你写信。何况我刚才都看到他给你钱呢。

  秋寒说: 他是给我钱呢。可我没要。

  张凤说: 你没要归你没要。要不是男朋友,他怎么会给你那么多钱。你哄谁呢。

  秋寒说: 真不是。他是我初中的一个同学,以前我连话都没和他说过。

  张凤笑: 以前归以前,现在是现在。叫我看嘛,你俩的关系那是绝对的不一般。你看他看你的那眼神

  秋寒说: 哎呀!什么眼神不眼神。你可别给我在这胡说。实话给你说,他以前可是和我的一个好朋友谈着来,人家那女娃长得可真好看,还是我们学校的校花呢。只是那女娃后来不念了,回去后她家人就给她定了婚。唉!真可惜!

  张凤笑: 这有啥可惜的。好男儿何患无妻,我给你说,我看这娃差不多。

  秋寒不解地问: 啥差不多?

  张凤笑: 长得不错。和某些人正好女才郎貌。

  秋寒笑: 去!少拿我寻开心。你看我这副德行有谁眼里没水水能看上我。你别瞎猜,我真的和他可没一点点关系。

  张凤笑: 贼不打三年自招。你看你,我又没说你,何必自作多情呢。

  秋寒说: 你含沙射影话里有话,你以为我听不出来。

  张凤笑: 你这么灵的一个人。难道没看出那个人的动机。

  秋寒问: 啥动机?

  张凤说: 给你钱呀。

  秋寒说: 我也不知道他咋好好地给我钱呢。

  张凤笑: 好好地,人家咋能好好地就给你钱呢。咱们学校这多的女生,他咋不给其他人去,偏偏却给你。

  秋寒说: 哎呀!你看你说的。那他刚来不是不认识吗。

  张凤笑: 行行行!人家就认识你一个,眼里只有你一个。

  秋寒有些不耐烦地说: 哎吆!张凤,你别看到芝麻就把他说成西瓜好不好。我给你说,我是真的和他没有一点点关系。

  张凤笑: 没关系!你们没关系!你们没关系他能给你钱?你还骗我,我现在可是有男朋友的人。

  秋寒着急地说: 哎吆!你少拿你的李海翔和我说事。我再给你说一遍,我和他真的没有一点点关系。

  张凤笑: 就算你没那意思。可他不一定就没那想法。

  是啊。人心隔肚皮,谁知道他心里是咋想的。

  不过,秋寒还是嘴犟着说: 张凤,你放心。我的理想是绝不辜负家人力争考上大学。我是不会去谈恋爱的!

  秋寒说的没错,她一心只想考上大学,其他的事她是绝对不会多想的。为了避免意外坠入情网,她决定从此和林飞扬断绝一切来往。

  2016.5.30夜

  上一篇:让妈妈感冒 下一篇:无助的希冀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新利18娱乐网_18新利在线娱乐手机版_www.18luck.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