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利18娱乐网 > 新利18娱乐网 > 正文

  双手合什,我为你祈祷

  闭上眼睛,双手合什,那一刻,即便是站着,心底却有一瞬间的触动,泪光在眼里转圈。因何因故不得而知。

  去年暑假,去了一个一直以为这辈子都不愿去的地方,而我却去了。破旧的三轮车在曲折的山路上踯躅而前,轰隆隆的发动机声音溅落了袖口落满的黄土,我没有一丝欣喜

  这是黄土高原的一片聚居区,我随这边的友人过去游历。虽说是夏天,竟没有青山绿水,也没有繁华灯火。映入眼帘的只有数不清的黄土塬和黄土峁。我们的目的地是甘肃毛井乡的一个叫道掌的小村庄。因为山路坎坷难行,我们不得不搭乘了一个老乡很有年代的三轮车。老乡告诉我们说:已经有将近三个月没有下过一滴雨了,所以黄土特有的节理性让山路更加坚若磐石。但我更关心的不是山路为何坚硬。我问到老乡吃水的问题,他说:我们靠天吃水,靠地维生,天不降雨,这里的人们靠水窖存水维持,实在没水的时候,会到几十里之外的镇上拉水喝,一来一回得半天时间

  我们就这样在三轮车不休止的轰鸣声中一来一去喊了两个小时的话。脑海中留下的只有走不完的山路和看不尽的修在坡地上带状的麦地、荞麦地、油籽 老乡将我们放在离目的地较近的岔路口。剩下的路程我们要靠步行。我们的目的地是朋友的外婆家。本不想去,可朋友强烈要求我应该体验一次大山里的生活,因为那是他过过的日子,我不满他的霸道,却还是来了

  说是近,却还有很长一段路程,太阳光线穿过我仅有的草帽肆虐着我的脸颊。擦汗的袖子都被浸湿了。我和朋友一路静默,连埋怨的力气都没了。

   翻过前面那座山我们就到了。 朋友道。

   哦 我有气无力的答应到。

  正当我打算继续沉默着节省力气时,一个画面钻入了我的视线。

   那个孩子是谁? 我指着路边不远处人家晒谷场里靠着麦垛休息的男孩说。

   我也不太熟,咱们过去他家转转吧 。

   这不好吧, 我支吾道。

   走吧,我们顺便讨口水 。他故意把那个 吧 字拖的很长。

  对水的渴望让我就这样听从了他的话。可接下来发生的事却让我忘了口渴的事儿!

  夏天的燥热让院畔的大土狗都困倦了眼皮,懒得理我们。于是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到了晒谷场的麦垛旁,看到了衣衫褴褛,脸晒得黝黑的他。以及他手里的诗:

  夏日里的麦垛旁

  最后一捆麦子终于离了地

  摞上了麦垛顶端

  父亲打开旱烟袋

  靠在箍窑剩下的土坯旁

  抽出一丝喜悦

  母亲提来破旧的暖瓶

  倒出浓浓的砖茶

  散出一些苦涩

  妹妹将羊群赶回圈里

  咩咩的声音

  叫出午后的燥热

  我拖着疲惫的身子

  歇在麦垛旁

  心绪随着白云飘出山外

  我好奇的问到 你是说你的夏天都要在麦垛旁度过吗?

   嗯 他空洞的眼神望着我。 我每年夏天都要和父母一起收割地里的麦子,胡麻,豆子

   用机器吗?

   镰刀,机器我们这里用不了 ,朋友补充到, 因为是坡地,收割机没办法运行!

   哦,那小朋友,你的诗中的思绪是什么啊

   是我的梦想!

   那你的梦想是什么?

   我希望有一天,带爸爸,妈妈还有妹妹看看大山外面的世界,我想带他们看北京,看故宫,看狮子,大象

   这很好啊,你好好学习,以后都会实现的 。朋友说。

   不行,我不能再念书了,家里供不起了我已经十五岁了,爸爸让我回家帮忙种地或者出去跟着二爹打工维持家里的花销 。

  我沉默着,亦反思着

   哎该走了 ,朋友提着手里讨来的水喊到我。

  我从沉默中醒来 等一下 ,我掏出身上仅有的三十多块钱, 给小弟弟,这是姐姐和哥哥的水钱 。

   哎

  不等他回应,我已经拉着朋友的胳膊仓促着跑远了,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孩子。

  朋友说: 这里这样的孩子还有很多,他们很早就辍学回家务农或是外出打工了

   哦

  一路上我都在沉默着。路程仿佛变得很短,时间也过得好快,我们不觉间就翻过了那座山,到了目的地。

  朋友外婆家的住所是甘肃特有的窑洞,依山而建,靠着黄土特有的性质,可百年不毁。

  外婆在很有年代的被烟熏的黑黑的窑洞厨房,用着传统的土建的锅炉和木制风箱做起了传统的饸烙面, 先坐吧丫头 ,外婆微笑着说到 不习惯我们这里吧

   还行吧

  我问外婆这里的山为什么都那么枯,一点生机也没。

  外婆说这里已经几个月没下雨了,况且这庄里几十户人家,家家有好几十羊,每天都会出去放,自然山就 白了 。

   山前的那家是谁家? 朋友问外婆道

   是那家有几垛麦子的那家吗? 外婆问到。

   就是的

   那是你七舅妈娘家人

   他家有个孩子是不

   对,听说今年不念书了,他妈得了重病,父亲腿疼,连插龙儿子(这里人把种葱的种子这样称呼)都是坐在地里挪着的,命苦的娃儿 外婆感叹到。

  我再一次沉默,竟无言以对。我不知道是同情,还是愧疚,还是反思,总之心绪没了方向

  傍晚,我站在外婆家院畔,望着山那边的方向,炊烟升起,飘过黄昏的氤氲,留下一抹虔诚,那一刻,我双手合什,为他麦垛旁的梦想默默祈祷。

  上一篇:父母的爱 下一篇:听奶奶讲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新利18娱乐网_18新利在线娱乐手机版_www.18luck.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