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利18娱乐网 > 新利18娱乐网 > 正文

  军帽

  (散文、原创)

  在生活中:我们常常碰上某些东西像一阵风 流行 或是 风靡 一时的激情澎湃起来了。跳 忠字舞 的年代,我上小学,学校里和街上差不多一样,到处都是热热闹闹的景象,仿佛是村姑赶集在集市里。

  我上学在路上,街上到处都是彩旗飘飘,商店的墙上都贴满了红绿蓝白的不是标语又是大字报,仿佛是莺歌燕舞。看到女同学三五成群,兴高采烈的向学校走去,她们的打扮很纯朴,纯朴到电影《洪湖赤卫队》里的女队长韩英。她们赶时髦,各个都梳着两条辫子,显得格外另类引人目光。她们中有的人戴着一顶旧军帽,从里垂下两条粗辫子,粗辫的尾端扎根红绳糸好的蝴蝶结耷拉在肩膀上,一身都是绿色军装,胸堂有微波,裤管宽松到脚踝上,脚板上穿着军布鞋,露出点白色的袜子。一根皮带束腰部,叫蜻蛙腰,显得身材饱满,婷婷玉立。就差头顶上的军帽没有嵌上金光闪闪的五角星。这身打扮在那个年代里风靡一时,烧沸了多少人爱幕或妒忌的心。

  山城里的人好像住在世外桃源难见到女兵,在这里含沙射影。派出所里有个阿姨是警察,穿着深蓝的警服,有点挺胸隆屁,显得她高挑的身材,修长的美腿。她鹅蛋的脸颊,中间弯下来的鼻梁连那厚的嘴唇,打着淡淡的粉,有点偏红,让人觉得白里透红。她戴着警帽,从耳后梳下两条粗辫子,搭在左右肩膀上,那是更迷人的春色,招了多少人的迷惘?我们这些小学生,虽然对异性在?胧中,可是对解放军阿姨的向往,萌芽了,上学时爱拐去派出所门前 偷窥 一下阿姨才过把瘾。

  我来到学校里,学校里已经不上课了,到处都是喜庆气氛中。班里和别的班一样,把教室里的桌子板凳都收拾到一边的角落里,腾出来一大块地方给少先队员,在老师的指导下按班就位排练着跳 忠字舞 ,要到城里去汇演。

  我们这几个落伍生,戴不上红领巾,理所当然也当不上少先队员。老师安排的又红又专的事轮不上我们。我们只好当他们的粉丝,站在他们的前面像凑热闹似的,看他们跳 忠字舞 ,不时拍手掌助威呐喊: 跳得不错啊!

  可是我的心和大家一样的,羡慕的是跳 忠字舞 的他们这一身军装,宽宽大大的,自问,上哪去找这军装?家里就没人当兵,找不到军装,一顶军帽也不赖。

  那时候我有个要好的同学,他比我小一届,家住在武装部,经常上他家玩,见到他家里他父亲穿的军服挂在门后上,上面就有一顶嵌着五角星的军帽,想拿下来戴一下:我也是一个兵。可是就不好意思拿下来戴,有几次开口到嘴边:叫他叫他父亲把多余的军帽送给我一顶,可是看到太阳底下晒在外面的军服里有顶军帽,夹在铁丝上随风左摇右摇曳着身姿。同学见我看得入迷,也许他知道我的心思,说: 最近这里晒的军服经常被人偷了。 说着他边指着屋檐下有个阿婆坐在凳上剥豆壳,如个村妇看着庭上晒的稻谷,怕鸟吃了。

  有同学买绿布叫裁缝缝了军帽,可是戴在头上左看右看就是觉得怪怪的,但是好过没有军帽的同学妒忌。没有多久,我也得到一顶旧军帽,同学好羡慕哦!我的军帽是货真价实,是解放军戴过的,在帽子的上面有两个装五角星的钉眼,这就足够烧焦他们的心,不时被他们抢去戴在头上过把瘾。

  有了军帽,又想军帽上的五角星,不好找。自己找块镀锌板按比例剪了,做个五角星,上了红漆,嵌在军帽上戴在头上,有点别扭,但是好过没有,只好在家里闹着玩。

  又一个时期, 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 幸亏男人不学 陈永贵 头上也披一条白毛巾,学大庆里的王进喜,穿着工人服,买不到鸭舌帽,把布帽子在帽舌上钉个吸钮改成鸭舌帽戴在头上,自己仿佛是地地道道的 王进喜 ,把这座山城像染布坊里的布,满街都是 王进喜。

  鸭舌帽像军帽一样风靡了全国。也许是我们这帮孩子看了朝鲜电影《火车司机的儿子》,羡慕起英酷他们头顶上这顶学生帽子,帽舌是塑料做的。我见同学戴上这顶帽子,走在校里招惹人爱,也嚷着母亲带我去百货大楼里买这顶帽子,戴在头上好不过瘾。天天戴着好像自己就是火车司机的儿子,好懊恼自己的父亲为什么是国家干部,不是开火车的司机?

  直到某一天,我们几个同学大白天在电影院里看《南征北战》,银幕里的国民党军的李军长,他的头顶上的这顶大头帽,像把火一样烧燃我们少年的心,嚷嚷了起来。我们看完电影后马不停蹄的来到我家里,要把头上这顶帽子改成大头帽,可是找什么东西把帽子挺了起来?用铁丝试了,没有弹性,见到门角后架把扫帚,下面一条条如钢丝的竹子,掰下几根制成一个圆圈放在帽子里像弹簧似的把帽子挺了起来,戴在自己的头上和 李军长 的大头帽不相上下,独缺了个帽威,用纸片画剪也不像,一戴在头上像个怪物。陈定扫了门外,见我爸放在窗口外的一辆飞鸽牌自行车,说: 有了。 我们随他手指看去,见他指的是自行车前的威标,像又不像国民党的帽威。王胜利说: 你们等等,我去摘个永久牌的。 说着见他像一阵旋风走了,不一会见他喘气的跑回来,鬼鬼崇崇,从兜里掏出个凤凰牌车威标来,我们一看果然像及了,在两边钉了个小眼,用针线缝在帽子前面的中央。王胜利身材高大,戴上去仿佛是克隆了 李军长 ,就差这身军装一直没有找到,只好穿上我的灰色中山装,可惜没有领带

  《南海风云》里的阿六叔,他的英勇事迹并没有完全得到我们的心,可是他的头上戴着这顶用草编制成的帽子夺走我们少年的心。城里人一下子幸起戴上这顶叫 阿六叔的草帽 ,供销社里门庭若市,我也跟他人一样花了一块多钱买了一顶草帽戴在头上去上学。学校里只要是男生,头上都会戴这顶阿六叔的草帽,仿佛学校不是学校,而是集市里:一个个村姑戴着草帽坐在地上卖农副产品。前几天同学见我写的散文《老同学》,发在微信里的朋友圈上,有个女同学回复:王勇戴上阿六叔的草帽,很像阿六叔,从此叫开了一一一阿六叔。

  作者:李岩

  写于海口湾

  2016年9月14日

  上一篇:做一个明亮的人(诗) 下一篇:国道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新利18娱乐网_18新利在线娱乐手机版_www.18luck.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