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利18娱乐网 > 新利18娱乐网 > 正文

  依然爱你

  这个故事是个真实的故事,是个人的经历回忆录。

  在我的最早的记忆里,是我在吃饭的时候哭,爸爸用拖鞋打我的嘴巴,马上嘴巴就肿的像香肠,然后就一把把我扔进鸡笼里面,里面的鸡不停的乱跳。以前家里面的畜生是和人住在一起的。后来就是爸爸和妈妈离婚的场景,当时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姐姐背着我。有很多陌生人,挑着箱子被子,还有柜子,爸爸满脸是血,我记不清脸,不知道是哪个舅舅拿着一米长的铁棍,就是以前在山里打石头用的那种。画面里没有妈妈和其他的人,在姐姐的背上,走了很久很久。后来的记忆里,没有出现妈妈,和舅舅。

  我出身在四川的一个乡下,85年正是计划生育很严格的时期,可是我们家一样生了三个,三个都是女娃娃,因为我们有个重男轻女的父亲,父亲是个小学教师,但是有个嗜好,喝酒,喝醉后什么都做得出的老师。父母离婚的原因是,妈妈没有生到男孩,爸爸打妈妈,后来妈妈生下妹妹后,我和姐姐就跟着爸爸,妹妹跟妈妈。那时候我2岁,从此开始了一个不同与同龄人的生活。

  每天都是姐姐带着我,爸爸上课的时候,我们就坐在教室里的最后一排,趴桌上睡觉,记得口水一直流到把同学的书打湿。那时候我最盼望的是吃饭,爸爸用那种很长的铁杯子蒸的饭,很香很香。我们住在学校里,房间很大,也是学校的厨房,有一个很大很大的蒸子(就是超级大的木桶),里面全是同学们带来的饭,有带黄黄的馒头的,有米饭的,有红薯的,还有些面坨坨,那时候带米饭的很少。有铝饭盒,和瓷铁杯子,还有大粗碗,用塑料遮住,再栓个绳子。有个专门蒸饭的大爷把饭蒸热,中午全部的同学都在屋子里找自己的饭盒什么的,有的不小心把别人的饭的打翻了的,有拿错了的,后来也有同学没有找到,在那里哭的。

  后来爸爸拿了工资,我记得那个时候好像是七十多块一个月,是很钱的那种。爸爸就去路边卖酒的地方买酒喝,他最喜欢喝沱牌酒和高粱酒,一瓶一瓶的,就像一个在沙漠里干渴了很久的人看见水一样,那样大口大口的喝。那里的大人都说爸爸喝酒就像喝水。到上课的时候,爸爸还没有酒醒,就叫同学们到外面的田里去抠泥鳅。后来就停课了,再也没有让爸爸上过课。

  爸爸整天都喝酒,我们都是睡在一张床上,就是那种很高的木床,下面用稻草铺一层,放上席子,冬天垫棉絮的那种床,有很多人我想都知道那种床,我每次都要姐姐抱我上去才行,对我来说有点高。我和姐姐整天都没有饭吃,爸爸整天都睡觉。饿了我们就偷同学的饭来吃,后来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学校发现了,就找了爸爸说。我记得那时个冬天,我和姐姐穿着那种厚厚的棉袄,头发也记不得有多久没洗过。那晚上,爸爸喝了酒,睡下了,我也在床上快要睡着了,我睡在爸爸的脚那一头。突然爸爸把姐姐推到地上,叫姐姐穿上衣服,自己打自己耳光。我在睡梦中,依稀能听见,也不知道多久后,爸爸把我踹醒,叫我起来打姐姐。那时候我还那么小,肯定要想睡觉,冬天的被窝那么暖和。突然一个巴掌,打得我呜呜想哭,然后爸爸一脚就把我踢下床,叫我不许哭,再哭就用针把我的嘴巴缝上。姐姐心疼我,叫我打她。我一边打一边抽泣。爸爸说,叫我用铁铲打,就是蒸饭用的那种铲煤炭用的那种小的铁铲,铁铲已经用了一段时间,已经翻皮了。爸爸叫我用那种来打姐姐的头,我轻轻打了一下,姐姐就痛得抱住头,爸爸说要打响,可是那个怎么可能打响呢。结果,爸爸起来,扇了我不知道多少个耳光,喝了酒的爸爸没有轻重,我已经打的鼻血流了很多,左耳朵也听不见了。姐姐说 二娃 ,快点打我嘛 ,我不停的打,不停的打,可是没有响,地上的血已经和多很多,姐姐的棉袄早就被浸湿了。姐姐痛得抱着头在地上打滚,失心裂肺的哭,被外面的夜路人听见了,撞进来,解救了。爸爸却睡得很香很香。我和姐姐被送到不远的诊所,第二天,我看见姐姐头全部用白色的布包着,只有一张脸在外面。诊所里面的人都骂我, 那个是你的亲姐姐,你怎么敢打,头上被打了九个洞 ,而我的左耳朵就听得不太清楚。现在姐姐只要犯笨的时候,她就要说就是被我打了的。后来的事情我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爸爸应该也被学校的领导批评了吧。那以后我们就又搬家到另外的学校去了,但是日子并没有好过。

  (未完待续)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新利18娱乐网_18新利在线娱乐手机版_www.18luck.com All rights reserved.